茗-Ally

lost7:

如果心事是块海绵的话

夜晚它会吸干所有的困意

晚安


清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午十一点,清远的微信提示:
    “大哥,不知您起床没?     有一事相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穿着短裤裸着上身尚在床上瘫着大字的清远言简意赅地回复    “不干。”

     “大哥,跪求您帮我拿个快递,真的,求你了。”
     “我买的裤子回来了,在学校对面放着,谢谢我哥。”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“你别装死啊啊啊啊!!!”
     “累”
     “热”
     “自己去”
     “你明知道我现在拿不到…”碎意无比鄙视地回复着自家大哥
     “我懒得去”
     “你去的话还可以去重温一下母校”
     “呵,你大哥我看了四年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 你要是不去我就找别人去了”
     “找”
     “努力找”
     “哥…,求您了”
     “给路费,低于5不去”
     看着收到的红包数额,
     “你还真就只给5,再加1”
     “不可能”
     “那你拿”
     “你怎么忍心!!!”
     “7”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“给就给…”
     看着自己本就已经吃土的钱包,碎意不禁想把这个哥哥送去医院重整,好赐给她一个如片寄凉太(濑户遥)般的哥哥。
     “大哥你什么时候帮我拿?”
     “晚上。”
     “好哒,谢谢我哥”
     “客气,欢迎下次光临”
     “滚”

       压榨完妹妹后顶着一头夜晚所给予的爆炸头的清远艰难翻身下床,开了两盒牛奶当早餐了事。
       一大清早就有收入,清远哼着小曲进了洗手间。看着自己鼻头上星星点点的黑头以及脑门上的几粒大痘痘,清远顺其自然地将这一起归功于历时一年的高四生涯。
       “高四一年把本公子的颜值都拉低了,不过依旧帅气。”洗漱完毕的清远厚颜无耻地这般认为。

       其实清远长得挺有明星相,笑起来简直与李荣浩如复制粘贴般相像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碎意经常吐槽她大哥是在完美身材上添了个狗头,为此她没少遭到清远的鄙视加压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环视一下清远的房间,居然还算整洁。书本都放在该放的位置,床头柜上也只有闹钟,床上摊着手机以及一团耳机,衣服好好地放在衣柜里。
       除却他扔在地板上的臭袜子和故意塞在床角的内裤……其余还算看得过眼。
       清远活得很抠,但却十分讨厌说他抠的人……

       小学一年级时学校组织捐款,大家大多捐一块到五块之间,间或有同学捐五角,只有清远捐了一角。
       没错,是一角。这也怪不得他,彼时他长在奶奶身边,爸妈在外闯荡,家里的经济条件也的确不好,何况奶奶是个十分节俭的人,他便也识趣地之向奶奶要了一角。虽然因为这一角被班上人嘲笑许久,他却也习惯了。长在奶奶身边的那些年,也是他被所有同学孤立的时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后来等到爸妈终于闯出一番天地时,他早已步入高中,抠,已经成习惯了。反倒是碎意,少不更事,永远大手大脚。
        清远决定去复习的那年暑假用尽了所有脏话唾弃自己,看着自己尴尬的分数,爸妈整日翻着志愿书的最后几页却又叹息不已,他不禁大骂自己是个混蛋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任凭理想如何远大,现实只能把你送进山沟。”
        清远当年的高考成绩被这句话形容地再贴切不过。
        但他并不知道为什么,也并不确定未来该如何,如果重新再做一次,他不知道会否优于上一次。好在复习一年卒有所获,总算是不负众望。
         三个月的暑假这样长,他着实不知该做什么,整日昏沉睡到中午,瘫在床上一整天,与各种社交软件,游戏软件共度良宵,循环往复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让碎意这个刚步入高中的小家伙十分羡慕,可又忍不住吐槽她大哥活得跟猪一般……
         @清迹景吾 总算完成,码字不易啊😭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
@清迹景吾 图片太多,一次性发不完

@清迹景吾 你的裤子,我的书,都回来啦😄😄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