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居居的一天

值得❤️

【谭赵】酒香不怕套路深 03-04

灰灰:

实在太谢谢大家的鼓励和关注了……嗷呜嚎叫。




3.擦过多少肩,才冒出三丈粉红火焰


赵启平刚知道什么叫谈恋爱那会儿,就打听过恩爱爹妈的罗曼蒂克史。据说母亲当年堪称物理系五朵金花之首,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学校里,如同众星拱月一样的存在。老爹只是隔壁学校建筑系某个斯文低调的眼镜男,也不知怎么跨系跨校跨马路,杀出重围抱得美人归。


“每天我下楼吃晚饭,都能看见你爸拎着一暖壶啤酒,一饭盒凉菜,风雨无阻。”老娘如是说。


“后来呢?”少年忽闪着天真的大眼睛。


“后来我就被你爸给驯化了。”


多年以后赵启平回忆起来,觉得老爹真是巴普洛夫他亲徒弟。


酒是赵启平家庭生活的一部分。父母从不喝得酩酊大醉,晚餐时分享两瓶啤酒,就像别人喝可乐雪碧柠檬茶。少了蔗糖碳酸添加剂,实际上健康许多;液体小麦替代大部分主食,这也是为啥他爹年近六十,还能穿进去二十年前买的牛仔裤。


生于斯长于斯,赵启平很难做到独善其身。小学一年级起就每天拎着两个空啤酒瓶去家门口小卖部换新的,跑腿费是大大卷和光明牌冰砖。上高中周末晚上被允许喝一杯,逢年过节可以再商量。毕业季各种聚餐撸串KTV,嗲赵一个人喝倒半个班的光辉战绩至今还被拿出来回味。


赵启平博士毕业给凌远打工,正好赶上欧洲啤酒大举进军中国市场。骨科医生的血汗钱,头也不回换成了冰箱里整齐排列的易拉罐和玻璃瓶。他让李熏然来参观品鉴群英荟萃,人家看一眼说明明是啤酒开会。


这爱好比较小众,几年下来除了爹妈,没碰到半个熟人和他交流心得。李熏然再好的啤酒也当汽水喝。快渴死抄起一瓶六度白啤敦敦敦,再往沙发上一瘫,平平,我好晕啊。


赵启平想把酒瓶敲他脑袋上。


最后的最后,他毅然投入比利时啤酒的怀抱。这个幸福的国度啊,除了海鲜贝类巧克力,还有世界上最美味的修道院啤酒。价钱高了点,但贵就是好,颠覆不破的真理。


赵启平习惯买酒的这家店种类全,仓库又在上海本地,订单转天就能收到。一直和他沟通的客服特别“专业”,每句话都要跟上几个表情,一串语气词波浪线,腻歪的他能闭嘴就闭嘴。


所以这个小明,绝对是新来的,还是没培训过那种。


杵在手术室忙了半宿,再打开手机已是后半夜。赵启平看到留言,敲句“谢谢”就要下单。


本以为章节就此翻篇,可实际上,他后半截人生的精彩故事,才刚刚开始。


谭宗明睡不着觉,干脆爬起来看了半宿美剧。手机很少在这时候有动静,2:45am,八成刚散局。难怪福佳白一买买十箱,这么个喝法谁受得了?


“客服小明:朋友,十箱是不是有点太多?”谭宗明土豪父母心。


赵启平瞪圆了眼睛。这特么叫客服?对家派来的卧底吧?


“墙颈怒1982:给家人婚礼自助餐买的,不是自己喝。”


“客服小明:恭喜恭喜。只放福佳白不合适吧,至少为女士准备林德曼和粉象。对口感要求高的,罗斯福8号或者智美蓝帽。年轻人多想灌倒几个,12度布什黑啤不能少。”


“客服小明:酒类预算多少?上下浮动范围?客人男女比例,年龄分布,收入阶层怎样?方便的话可以发给我一个histogram。”


谭宗明觉得自己帅透了。老子在比利时喝啤酒的时候,你还在街边吹燕京呢。


可赵启平只觉得这厮实在太欠了,我看你长得像histogram。


“墙颈怒1982:我只负责买啤酒,其他什么都不知道。谢谢你,再见。”


赵启平年底忙得家门都不认识了。婚礼就在后天,要不是母上发来提醒,满屋子客人就得喝凉白开。想来想去有点心虚,往购物车里扔了七八种。他都舍不得敞开买的人间精品即将被牛嚼牡丹,简直痛心疾首。


付款下单,赵启平继续打他的消消乐。谭宗明手机叮咚作响,收货地址应声而来。


这不是附院旁边的那个小区么,凌远还差点买了,迁就李警官上班才作罢。


收件人:保安室刘大爷


谭宗明楞住,随即感慨能让他愣住的事情着实不多见了。


很可惜,赵启平在婚礼上不醉不归的愿望并没有实现,刚开餐就被一个电话叫到杏林。几天前的手术病人刚刚转院,有点情况需要他来解决。赵启平看家庭微信群里对各种啤酒的赞扬,心情超好拉开病房门,没成想抬头撞见凌远。


事儿大了。我靠,都把院长找来了。


凌远满脸疑惑:“你来干嘛?”


“啊?”赵启平后退两步看清病房号。“矮马走错楼层了。咦这不是屁股上长疖子的那个吗?出院啦?”


幸亏高级单间有玄关,凌远一把捂住他的嘴:“人还没走呢!”赵启平拔脚开溜之前往里瞅了眼。面对窗外的背影,站起来那么高啊。


凌远继续伺候谭总出院。谭总很绝望:“刚才那人,是不是也看见了我的屁股?”


“附院的骨科大夫,然然的发小。你做手术那天来给我送饭,没仔细看。”


“……那他看见我的脸没?”


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”凌远很肯定。


谭宗明松口气。


 


4.只要你轻轻一笑,我的心就迷醉


杏林楼下有家星巴克。赵启平中午压根没吃饭,搞定病人已经饿得心慌。找到一个面朝窗外的位置,觉得应该衷心感谢一下客服小明。


“墙颈怒1982:谢谢你的建议,婚礼上大家喝得很高兴。那天我态度不太好,请见谅。”


谭宗明从绿围裙小哥手里接过一杯热美式,等待被堵在路上的司机。这两天当客服当得挺来劲,总有人和他说上几句话,第一天碰上的墙颈怒倒是再也没来过。


风衣墨镜大长腿,谭宗明身体力行表现什么叫做艳光四射。坐下没多久,手机弹出的消息让他很高兴,嘴角上扬到恰好的弧度,周围男男女女发出一片抽气倒地的声音。


“客服小明:别客气。刘大爷今天喝得怎么样?”


身后坐着的男人突然盒盒盒地笑。谭宗明回头瞟一眼,哥们儿中彩票了吧。


“墙颈怒1982:哈哈哈哈你误会了,刘大爷是我们小区门卫。我回家从来没准点,把送啤酒小哥遛得够呛,只好请刘大爷帮忙收。”


“客服小明:没猜错的话,你是附院的医生?”


“墙颈怒1982:……是的。婚礼还没开餐我就被叫走瞧病人,金卡露和罗斯福10号我平时都舍不得买!卡斯特巧克力也还没喝过……郁闷.gif。”


谭宗明在心里笑,凌远知道你这么能喝吗?


“客服小明:个人觉得卡斯特没有罗斯福10号喝着舒服。阿诗金也很好,店里没有,你可以去别处买。如果有机会去比利时,一定要去罗登巴赫尝尝红酸。非修道院的民间酿造Lambic,让人惊喜。”


这种眼界和气度,打死赵启平也不相信他是个客服。


“墙颈怒1982:老板招你来当客服也太屈才了。”


“客服小明:帮朋友几天忙而已,体验生活。”


“墙颈怒1982:你也卖酒吗?”


“客服小明:小经销商,不足挂齿。”


谭宗明真没胡咧咧。晟煊的买卖千头万绪,酒业进出口只是一隅中的一隅。大学毕业之后,他跟狐朋狗友在欧洲鬼混了一整年到处喝酒,美其名曰gap year。等再回到美国读研究生,凌远和安迪对他的最初印象,就是按啤酒瓶身颜色深浅划分的冰箱冷藏室,和按年份产地严格排列的红酒柜。


强迫症到这种程度,安迪和凌远都不觉着自己有神经病的潜质了。


“墙颈怒1982:我要是再碰上聚会或者宴席,就直接从你这儿进货呗。”


“客服小明:那我朋友不得宰了我。”


“墙颈怒1982:我都给他介绍十好几个客户了,不少我这一个。”


“客服小明:客户们可否满意?”


“墙颈怒1982:大多数认为花这么多钱买啤酒不值当。”


“客服小明:花钱嘛,要么买东西,要么买时间,要么买心情。一瓶喜欢的啤酒,既是好东西,也是好心情。有什么不值当的?”


啊啊啊啊啊。赵启平无声嚎叫,恨不能钻进电脑里抱着小明猛摇猛亲。


“墙颈怒1982:终于有人懂我了!握手!!拥抱!!!”


谭宗明眼角的褶子都出来了。


也许因为这人是凌远的兵,谭宗明来了兴致,扯一些在欧洲喝酒的趣事。可还没说上几句就发现不对劲。


两人用的软件,提示音特殊且唯一。星巴克里除了他的手机,还有一个相同的音节,来自身后盒盒男人的电脑。


谭宗明发送消息,电脑就响。那人噼里啪啦敲完键盘,自己手机也会紧跟而上。他竖着耳朵留意了好几次,两个声音配合默契,此起彼伏,堪称亲密无间。


这也太邪门了。


内心天人交战,司机打来电话请他出门上车。谭宗明站起来,Panamera正安静闪着双蹦儿。身后的男人面朝窗外,无论如何也看不清脸,只是一个瘦削利索的背影,一头酒红色精心打理的炸毛。


谭宗明飞快思考,如何在不打扰对方的情况下,验证自己的猜想。


只要他想做,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难得倒他。


买家不仅留下地址,还有电话。但这个号码百分之五十的概率,是看门刘大爷的。


谭宗明决定赌一把。


他半生辛苦,赌出来无数的起起落落,拿得起也放得下。可这个段子似的赌局让谭宗明多少年都在后怕,万一那天没出手,自己这后半辈子该怎么办。


调出订单信息里那个186开头的号码,谭宗明盯着那个背影,拨了出去。


桌面上嗡嗡震动。五根漂亮到不可思议的手指,抓起电话,划开屏幕。


丝绸一样的声音通过空气和电磁波,同时传进谭宗明的左耳和右耳。


“喂,你好。”


谭宗明转头就跑。


听筒里没有声音,赵启平没在意,挂掉继续架着膀子嗨聊。客服小明此时正在Panamera的后座,注视玻璃另一侧,展颜微笑的他。


美人在谭宗明这里永远供大于需。看得多了,他已经不记得上次被谁的模样直击心口,是哪年哪月的事情。


可这位先生,无疑给了他长久等待的一个惊艳。


一双黑白分明的圆眼睛,恰到好处的鼻子,上扬带点妖娆的嘴角。从额头到下巴的冷峻线条,又中和了大部分温柔缱绻的气息。第二眼望上去,就是一个干净清爽,通透灵动的校园青年。


帅气?漂亮?可爱?也许都有,可谭宗明只觉得纯粹。纯粹到不想用性别去桎梏他,就好像没人在意上帝派来你身边的天使,是男还是女。


谭宗明看入了迷,手机连响几声才又回过神。


“墙颈怒1982:这个软件好多广告。能加个微信吗?你搜我手机号就行了哈,订单上有。”


谭宗明决定马上出发去买彩票。


他的微信十分光明磊落,名字谭宗明,头像是某个财经杂志给拍的大头照。正要忙不迭去搜,他才发现自己营造了多大的骗局。


风水轮流转,谭宗明也有被迫披马甲的一天。


和“嗲赵”先生高高兴兴加了好友,谭宗明傍晚突然发现,他本来就不多的联系人少了十好几个。


那些千辛万苦才加上谭总微信,又把“欧洲啤酒专供”拉进黑名单的傻子们。


说你什么好。




tbc.


谭先生,听说你要买彩票?可你就是彩票本票啊。


谢谢大家耐着性子看这篇勾勾搭搭……举双手保证下一更掉皮面基!!


歌词小标题分别来自:


《Ready for love》- Olivia Ong


《欢颜》-齐豫

评论

热度(597)